——訪法國國家工業產權局局長伊夫·拉普耶
  □本報記者 陳岩
  11月13日,首屆“法國創新技術展示周”在成都舉行。本次活動以開放式創新與知識產權為主題,通過展示法國最新科技成果和激勵保護創新方面的先進經驗,促進雙方在技術創新和知識產權領域的交流與合作。開放式創新與知識產權如何連接?本報記者專訪了法國國家工業產權局局長伊夫·拉普耶。
  記者:什麼是開放式創新?
  拉普耶:開放式創新,簡單地說就是利用外界的能力與專業,交付差異化有價值的創新。開放式創新可以有多個切入點,首先是綜合利用外界資源的創意和能力,比較新的例子是華為公司在巴黎建立的數學研究所,與當地的大學、科研機構等做大數據研究。其次,開放式創新還可以多個創意輸出,可以是科技、產品,甚至是商業模式,比如上海的上下設計公司與愛馬仕在營銷和設計上的合作創新。
  而在這個過程中,要把專利理解成一個管理創新成果的工具,它的作用就是一個企業發展的重要杠桿。
  記者:提到專利或產權保護,其中隱含著“排他”的意義,這和今天的主題“開放式創新”中的“開放”有些矛盾,怎麼理解?
  拉普耶:的確,專利制度下,有可能有人會獨享專利技術,但這種獨享並不是必須的。也有企業將知識產權作為一個戰略考量,其最終目的是讓更多的企業合理地、可控地分享和使用這種知識產權。我常將知識產權比喻為房子,如果你有所有權,你可以住,也可以出租,租戶也可以根據自己需求使用,我如果要免費給你住,或者對一部分人免費,這也需要所有權的保障。就拿米其林公司來說,他們的一項關於輪胎標準的專利,就是以開放式創新的理念免費開放給其他企業,但要求企業在此基礎上的創新與米其林共享。如果米其林的這項專利得不到保護,共同創新就沒法實現。
  所以,技術封閉固然需要專利保護,但開放式創新更需要專利做基礎。
  記者:有人說專利制度是 “雙刃劍”。沒有它,企業利益受損,創新動力不足;而專利申請過多過濫,則容易造成行業內部的技術壁壘,甚至產生企業間的惡意專利訴訟,不利於行業整體發展。您怎麼看待這種矛盾?
  拉普耶:是的,全球經濟一體化,使這個問題變得複雜很多。
  首先要知道,開放式創新是未來。在全球分工高度細化的現代化全球分工體系中,只有開放式創新才能真正地適應。即使IBM這個世界上擁有知識產權最多的公司也難以獨自創新。還有蘋果這種技術封閉性比較強的公司,在屏幕等方面都要和更為專業的廠商進行合作,才能最終對整個產品進行創新。
  一個越來越明顯的趨勢是,創新的動力越來越向中小企業集中,尤其是一些科技型中小企業,創新成果幾乎是其唯一財產。用專利保障中小企業發展,一定程度上也是保障全球體系下的創新主體的多元化,保持創新的活力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依然需要將更多的目光投在如何強化專利保護上。
  記者:對於四川企業,如果想去法國與法國企業合作,在專利方面需要註意什麼?
  拉普耶:如果四川企業想去法國發展,與法國企業進行開放式創新合作當然是理想的方式。同時可以利用我所在的國家工業產權局提供的一些工作機制,比如說使用產權局的數據庫,不僅可以知道法國企業都掌握了哪些專利,還能瞭解自己所在領域競爭狀況如何,採取什麼樣的產權保護策略。此外,產權局還可以向四川企業提供法律顧問,在進入之前做好產權保護等一系列必要的前期工作。
  (原標題:開放式創新的時代更需專利保護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l24hlabve 的頭像
hl24hlabve

簽証

hl24hlab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